照顾妈妈是我的福气

照顾妈妈是我的福气

  鹃鹃原本在美国工作,公司给她的待遇很好,再加上单身,生过得很逍遥。前一阵子她住在台湾的母亲罹患脑瘤,开刀后复原得很慢。

  鹃鹃立刻请调回台,找了间公寓,把母亲接到身边就近照顾。

  鹃鹃不是家中的独生女,上有大姐,下有弟弟,但是只有她放弃原本的生活,承担服侍母亲的责任。

  她大姐偶尔给她一笔钱,当作是孝亲费,此外很少露面,更别谈关心自己母亲的现况,

  好像出点钱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把母亲推给妹妹。

  我们这些鹃鹃的朋友看不过去,纷纷提醒她要找大姐和弟弟谈清楚母亲的事。

  鹃鹃保持她一贯的优雅从容,静静的说:

  “照顾妈妈是我的福气。”

  原本为她打抱不平的我们,听了这句话,顿时沉默起来。

  难怪从来不曾听她抱怨,自认享有“福气”的人,怎么会向人诉苦呢?

  她总是耐着性子寻找适合母亲的饮食配方和复健机构,珍惜与母亲相处的时光,鹃鹃忙着张罗都来不及了,哪有闲功夫喊累叫烦哪!

  在鹃鹃细心打点下,病情不大乐观的母亲,身体竟一天天好起来,母亲想要康复的意愿也启动了,甚至会离开卧房到屋外走走。

  原本令人觉得沉重的担子,因为鹃鹃懂得惜福,居然化作丰盛的礼物。

  现在鹃鹃成了大家的强心剂,每当我们遇到困难,或者受了委屈,习惯性的退缩、放弃、抱怨或指责别人时,总会想起她的话。

  在我们这一群朋友中,开始流行一种句型:

  “能多做一点是我的福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