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果喜的故事

  1952年,张果喜出生在江西省余江县一个普通农民家中。  余江县在中国曾经很出名,因为毛泽东主席专门写过两首诗,赞扬余江县人民消灭了为害数百年的血吸虫。可是,只用几年时间就送走了血吸虫这个"瘟神"的余江人,花了多出几倍的时间,也没能送走"穷神"。

Continue reading

关于文天祥的故事

  文天祥(1236—1283),男,吉州庐陵(今江西吉安)人,原名云孙,字履善,又字宋瑞,自号文山,民族英雄。选中贡士后,他以天祥为名,宝佑四年(1256)中状元,历任签书宁海军节度判官厅公事、刑部郎官、江西提刑、尚书左司郎官、湖南提刑、知赣州等职。有传世o

Continue reading

史怀哲:一个敬畏生命的人

  史怀哲医生一生所从事的人道主义事业和平等尊严地面对一切生命,对西方动物权利、素食主义、绿色和平主义的影响极其深远。史怀哲的素食观不是只建立在医学的狭隘的生理基础上的,他的伟大之处在于,他把自己终身奉献的人道主义事业,从人与人之间,扩散到了整个生命世界。他说:“除非你能够拥抱并接纳所有的生物,而不只是将爱心局限于人类,不然你不算真正拥有怜悯之心。”他还说:“除非人类能够将爱心延伸到所有的生物上,否则人类将永远无法找到和平。”

Continue reading

过度奢侈不节俭,终产奇祸丧命

  楝塘的陈良谟说:「明武帝正德三年(公元一五○八年),州里发生大旱灾,各乡镇的农作物没有收获,我们家乡仰赖堰水而大丰收。翌年又发生大水,只有我们家乡地势较高,不但没淹水,反而收获相当丰硕。我们家乡因为经济富裕而买了邻近各乡所卖的田产和器物,价钱非常便宜,有三倍的价值。于是每个家庭竞相奢侈,从前朴素的风气完全变质了。」我告诉叔兄说:「我们村里,可能会有奇祸?」叔兄问我:「为什么呢?」我回答:「没有福消受!我们家跟都、张这两户人家,根基稍厚,或许还稍微可以。他们俞、费、芮、李四户较小的姓氏,恐怕就难免了!」叔兄不以为然。

Continue reading

最大的敌人

  世间有许多的东西使我们放不下,我们的身体住在房子里面,而我们的心却住在更多的地方。心有时住在一个人的身上,有时住在别人的一句话、一个脸色上,甚至住在一件东西的上面,比如譬喻中的锄头贤人因为牵挂锄头,而差一点失掉慧命。王阳明说:「捉山中之贼易,捉心中之贼难。」心中的八万四千烦恼魔军,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。如何对治自我的心魔?般若的慧剑,一念的灵明,便能不动干戈而天下平。心非善恶,善恶由心,心之力量,何其大矣!

Continue reading

新婚夫妻纵欲过度的恶果

  彭先生,二十七岁结婚,爱人二十一岁,生得身材苗条,美丽动人,朋友们称羡不已,彭先生自然欣喜万分心满意足。婚后感情亲密得形影不离。彭先生贪恋爱人的美色,沉沦于色欲,不知节制,结婚一年多,得了虚损症,身体瘦弱,食欲不振,久嗽不止,间中痰里有血,夜冒冷汗,到医院求诊,服用西药,未见好转,身体越渐虚弱,常卧病于床。

Continue reading